律站通
欢迎光临北京郎克宇律师拆迁维权网!

北京郎克宇律师拆迁维权网!

您当前的位置: 北京拆迁律师网 >律师文集 > 正文

从记者的单身逃亡到律师的步步为营

来源: 作者:admin 时间:2012-07-17 17:16:45

   [摘要]中国大陆律师生存报告披露惊人真相,甚至有律师1晚被6次查房。笔者曾经写过记者的单身逃亡,看到中国律师的步步惊心,不免想起个体力量的无助。在特别需要公心的职业生涯中,中国的记者、律师们会经受怎样的煎熬?迫切需要建立的“新闻工作者职业共同体”概念,是否也需要推及到律师?
    记者仇子明的“单身逃亡”
    有人说,仇子明“你有种就别逃”。《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的“单身逃亡”事件,乍一看以为是新版007电影,浪漫主义侠士色彩一般的媒体揭露报道,变成——寄美女篱下,拆除手机防卫星定位......在惊险逃亡中,记者尊严无觅处,遑论新闻法。中国谈论新闻法由来已久,从魏永征先生,到民间法学研究诸会。但是进步否?仇子明事件给了我们一个新的答案。
    记者无尊严,则知情无保障。
    39年前,美国政府控告《纽约时报》泄密而败诉的事件,令美国新闻自由再上新台阶。回溯中国的“仇子明事件”,从记者勇揭黑幕到地方公安网络上的“全国通缉令”,从媒体关注引发民意汹涌再到事件发展后公安局撤销通缉、新闻总署支持记者,又会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思考?一个个鲜活的个案都是一个坎坷或哀婉的故事,赵作海平反昭雪感谢政府、许霆出来后不敢说话,当年的民女杀淫官的邓玉娇已改名换姓安静地生活。或许不想回忆,或曰往事如烟,但不公平今天在他,明天会否在你?新媒体时代,民意驱驰的法制发展碎步,或在悄然改变着中国。或者,只不过是“不变”之中的“权宜”与“宣泄”。仇子明在单身逃亡的路上,读了一本小说。但我们无法读出他眼神中的惊恐,与脊梁背后的追光。如果记者成了“逃犯”,那么监督也确只可兑现在小说里。
    
    以下转:
    内地律师执业环境调查:有人曾1夜被查房6次
    2012年07月17日05:43
    来源:人民网 作者:程士华
    前不久,第八届全国律协工作规划公布,其设定的2012年到2015年工作目标之一是在改善律师执业环境和维护律师执业合法权益方面有新进展。律师为公众提供法律维权服务,而律师合法权益遭到侵犯的案例却屡屡发生,比如多年来一直呼吁的会见难、取证难、阅卷难问题,有时一些律师的人身安全也会受到威胁。这些问题,让以法律为唯一武器的律师群体颇显尴尬。
     一夜之间被查房6次,误解、恐吓、威胁如影随形
     “很多人看到的是律师的光鲜形象和高收入,但我们曾经历的无奈和辛酸,一般人是想象不到的。”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律师朗克宇说,他从业4年时间,靠着自己的努力,收入逐年提高,从当初住地下室、吃路边摊,到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同时也经历了这个职业特有的酸甜苦辣。“而且,也不是每一个律师都是高收入,一些年轻律师案源少,能养活自己就算不错的了。”
    朗克宇告诉半月谈记者,律师所承受的压力和面临的风险往往超出外人的想象。他代理的诉讼案件以征地拆迁类为主,其委托人大多是拆迁户,被告方往往是地方政府或者房地产开发商。“有些地方政府官员,把我们律师看做是添乱的、挑事的,这使得对方一开始从内心上排斥、抵制律师。”
    朗克宇说,这是对律师的误解,律师手中唯一的武器就是法律,只要地方政府依法行政,不仅不应抗拒律师,还应该欢迎律师。更重要的是,当前涉及征地拆迁的矛盾纠纷往往很激烈,如果有律师的参与,用专业知识引导当事人依法维权,疏导和消除对立情绪,就会大大减少极端行为,无疑将有力促进社会秩序的稳定和谐。
    2010年,朗克宇出差参加某地关于拆迁许可证的裁决会,哪曾想在会前的晚上,他住宿的宾馆房间竟被当地民警和联防队员查了6次,不堪其扰的他一夜无眠。还有一次,他刚到宾馆就来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要强行带走他,报警后民警到了现场,又僵持了两个小时左右他才得以自由。更有甚者打匿名电话威胁他要“砍胳膊卸腿”,还有的地方政府直接到北京市司法局要求禁止他代理某个拆迁案件……4年里,这些经历对郎克宇来说,已经成了他执业生涯中的“家常便饭”。
    “值得欣慰的是,随着政府对依法行政工作的重视,近些年类似侵犯律师权益的情况越来越少了。”朗克宇说,一些地方政府部门逐渐认识到律师的积极作用,态度变化很大。“由于一些拆迁纠纷最终化解得比较好,不仅委托人满意,地方政府也满意,而且专门制作了锦旗送到我们律师事务所。”
 
    会见难、阅卷难、取证难,“老三难”多年呼吁依然无解
    相对于律师自身权益无法保障,律师执业过程中的会见难、阅卷难、取证难的“三难”问题,更是律师们长期关注的焦点和普遍面临的难点。有16年执业经历的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主任王亚林律师介绍,自2008年6月1日新修订的律师法施行以来,辩护律师执业过程中的“三难”等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但仍没能得到彻底解决。
   他认为,对于法治国家而言,辩护制度是否完善,不仅成为衡量其诉讼制度科学化、民主化程度的标尺,也足以代表国家的法治水平。然而长期以来,“三难”等问题一直制约着我国律师业的健康发展,阻碍了律师辩护质量的提高。
    “三难”中最突出的是会见难。根据安徽省律师协会的调查显示,对于检察机关的自侦案件,律师很难在法定时间内会见嫌疑人。律师法实施后,一些检察机关认为侦查机关安排律师会见违反刑诉法,而看守所又不接受律师的直接会见申请,从而导致律师在侦查阶段无法会见嫌疑人;在公安机关侦查的案件中,一些公安机关以人手少、工作忙为由不能在法定时间内安排律师会见更成为常态。
    2011年3月4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省人民检察院、省公安厅和省司法厅联合发布《关于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从保障律师合法权利的角度出发,将律师法中关于会见权、阅卷权、调查取证权的口号式规定细化。此举在全国范围内引起较大反响。
    “规定出台后,在安徽合肥市、宣城市等地,‘三难’问题大大缓解。”王亚林说,但并不是每一个地方都执行落实到位。
    取证难问题并不仅仅令刑辩律师头疼。徽商律师事务所主任吴正林向半月谈记者反映,在非诉讼案件中,一些部门要求律师必须出示法院立案通知书等证明文件,才允许律师查阅、调取相关信息。
    而按照律师法规定,凭律师执业证书和律师事务所证明,律师可以向有关单位或者个人调查与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情况。他向合肥市房产、土地等部门提出查阅信息的申请时,曾多次遇到类似情况,导致取证过程非常艰难。
    除了“老三难”,“民告官”的行政诉讼类案件立案难的问题也非个别。遇到这种情况,律师只能逐级申诉上访,法院信访部门则逐级下转,大部分案件都是不了了之、石沉大海。
    律师困境凸显司法纠结,理顺公私权关系仍需制度层面持续发力
    安徽省司法厅律师管理处副处长、省律师协会副秘书长余锡文认为,随着我国法治建设步伐的加快,律师作用越来越凸显。律师参与领域不断增多,律师执业过程中可以介入案件的时间段明显增加,律师阅卷范围增加的同时,对其阅卷、调查取证等限制逐渐减少。总的来看,律师执业权益得到保障的趋势是逐渐增强的。
    尽管如此,近年来的一些案件中,律师被侵权的案例仍层出不穷。有的地方法院领导的一句话,就可以取消律师本应该享有的合法权益;有的法院不允许律师带电脑出庭,直接影响律师辩护质量。
    余锡文认为,律师权益保障难题成为顽疾,其背后凸显的是公权力膨胀以及对私权的侵蚀。律师大多数情况下代表的是私权,在中国对公民的私权保护逐渐完善的大趋势下,公权力行使者应学会善待私权、善待律师。
    安徽省律师协会通过抽检近5年全省法院、律所1365件刑事案件进行统计、测算,形成了《安徽律师刑事辩护执业状况调查与反思》报告。报告中建议,应当废止与律师法相冲突的一些司法解释和部门规章。某些地区侦查机关妨碍律师行使权利的一个重要依据,是部门内部的规定。在法律效力上,这些规定肯定低于律师法,但实践中,却被部分司法人员当做挡箭牌。
   王亚林建议,应当完善救济制度,引入程序性制裁理念。目前相关法律法规中只规定了律师的权利,对于权利遭侵害时所应得到的救济却只字未提。所谓程序性制裁,是指警察、检察官、法官等违反法律程序所应当承受的一种程序性法律后果。
    这种后果就是其诉讼行为被宣告无效,受这些程序性违法行为直接影响的证据、起诉、判决、羁押命令等全部失去法律效力。“这种制裁措施对司法机关工作人员的震慑力是相当大的,无疑能够有力保障律师和当事人权利。”
 

【首席律师】

郞克宇律师 【基本信息】 郎克宇律师,中共党员,北京观邦律师事务所主任,四川大学民商法硕士。具有多年征地拆迁法律服务经验。 郎克宇律师专业代理全国各地征地拆迁案件,在长期的代理征地拆迁案件过程中,将协商谈判与法院诉讼有机结合,将法律实战技巧与各方当事人心理洞察相穿插,在弱势的被拆迁户与强大的开发商的这场历史性较量进程中,多次引领拆迁户、失地农民取得“以少胜多,以弱御强... [更多介绍]

【律师宣言】

我不是声名显赫的大律师,但我一定是委托人最贴心、最可信的帮助者与支持者。诚信高于虚名,实干胜过浮夸!

主持人康乐: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婚姻法、土地管理法,这些与我们息息相关的法律您已经很熟悉了。但是今天我们要提到一部大家不那么熟悉的法律,它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虽然我们平时生活中似乎无法直接使用它,但它却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今天的特别节目《关注全国两会审议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将带您了解立法法。为您邀请到的嘉宾是来自北京大悦律师事务所的郎克宇律师。郎律师,您好... [更多介绍]

【律师宣言】

我不是声名显赫的大律师,但我一定是委托人最贴心、最可信的帮助者与支持者。诚信高于虚名,实干胜过浮夸!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

郎克宇律师:15810759215  

QQ:577603837     

邮箱:lawyerlang2008@163.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66号2号楼704室

邮编:100080